卿合白沚

时光如我,开心就好

太现实了!
跟小野妹子聊天。

【梅开三千】情人节番外

【皂角】

PS:武状元x画师,甜文。

19,2,14情人节快乐(✪▽✪)

当全世界都以为这两个家伙已经死透了的时候,当葬礼都已经落下填土的时候,一反常态十分有精神的刘白正在马背上摇头晃脑的哼着小曲。

到现在天画都觉得这傻叉做的事让人难以接受。他做好心理准备等待刘白送他上路的时候,这个从一开始就没有武状元模样的流氓,居然带着他这个朝廷要犯逃了!

一路上没有追杀,两个结伴而行的公子哥倒像是出来游玩的。这般惬意都多亏了刘白的打点,两个跟他们一模一样的死人,被伪装在了现场,仿佛早就做好逃跑准备的刘白,带着大包小包就这么把天画掳走了。

是的,是掳走,从头到尾天画连一句反抗的话都没有机会说。跑出洛阳城后,天画只能不舍的看了一眼那个有着他唯一亲人的地方。

天画不留念洛阳的繁华,他只担心姐姐得知他的死讯后会不会做傻事,孑然一身的痛苦就算是坚强的姐姐也不能马上接受下来,天画能指望的是梅灵姑娘,能替他陪着姐姐走过这段最难熬的日子。

父母被贪官污吏害死后,姐弟俩卖身葬父母被茉阳郡主买下。朝阳王一家对他们姐弟俩很好,茉阳郡主也把同龄的他们当做朋友玩伴。但仿佛上天见不得他们有欢笑似的,仁德八年,东莱国入侵莲州,茉阳郡主一家除了茉阳郡主全都死了。

姐弟俩跟着茉阳郡主被仁德皇帝带到洛阳,姐姐天澄照顾被册封为公主的茉阳公主在宫里,天画则因为对贪官污吏的痛恨而在城里找了份工作。

一晃十年,如今年过十八的天画这才是第一次离开姐姐,去不知道目的何处的远行。再见遥遥无期,但比起死亡的永不相见,这些都是能忍耐的。

想着自己的身不由己,天画把目光看向了前面的刘白。与天画的悲苦不同,刘白是出生在武将家的宠儿,天生锦衣玉食,养得跟纨绔子弟一般。

梅灵姑娘命悬一线的时候,天画急着出城去淮陵找药草救命,但刘白却堵着天画让天画给他贿赂,天画气愤不已上前去就打翻了刘白这个混蛋。

但就是这么一个让天画憎恨讨厌的人,却为了他丢弃官职,放下家人,不计后果的带着他逃亡天下,远离一切会伤害他的事物。

直到现在,天画仍然不知道刘白到底为什么,总是缠着一见面就揍过他的自己。也许是为了报复,也许是为了解落红砂恶趣味的毒,又或许是……

感觉到后脑勺灼热的目光,刘白停下小曲翻身回头倒坐在马背上。天画低垂着目光不去看刘白,但有意识的目光很快就煮熟了天画的脸。

“我什么负担都没有的。”刘白讪笑的话语。

揭开了烧沸的锅子。“谁担心你啊!别自作多情了!”

“我父母早已不健在,大哥大嫂反而会因为我陪你殉情而高兴。二哥是理智派,轮不到我担心他。”

“闭嘴!谁要听狗乱叫啊!”天画捂着红花一般的耳朵。

“哎,我说你好歹也是读书人,怎么张口闭口都是在骂人呢?你是石晏大人失踪多年的孙子吧!说我是流氓,我看你才有流氓的潜质。来,叫声救命恩人来听听。”刘白慢下马来与天画并肩,拿着嘴里叼过的草叶戳着天画气鼓鼓的脸。

“那个俗话是怎么说的?救命之恩无以为报,只能什么来着?”刘白装疯卖傻。

天画量产的白眼全送给了刘白。刘白识趣举手投降,“那打个折,叫句三哥来听听?”

“滚!”

“呃,刘白哥哥?”

“你还要脸吗!”

“……小白?”

“你比我还大,好意思吗你!”

“叫相……”

“驾!”天画不愿意听刘白鬼扯,策马扬鞭跑去了前头。

秋天将至,夏末突然喷发的热浪把天画晒得一身火热。

一路奔袭,没有目的也就没有计划,累了就休息,饿了就吃饭。可看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山野岭,一时半会也走不出去,刘白索性拉着天画就跳进了山溪里。

天牢里没有洗澡的地方,一路走来两人也不敢住店,一身的汗臭总算得了大自然的恩惠。

山溪两侧青石苔藓有两人多高,倾斜下来的树枝青藤,把溪水遮盖得冰凉清爽。常说水至清则无鱼,但这清晰见底的溪水里,却有着一些不知何名的小鱼。小鱼久居深山不识人险,惊慌了几次不明物体的神奇后,就把两人当同伴了,无拘无束怡然自得。

正午阳光灿烂,刘白眼尖发现了一棵皂角树,穿着湿漉漉的裤衩就像野猴子一样,连蹦带跳的奔进了山林里。刘白回来时头顶草环,怀抱一片大叶,再拿一根树枝的话,就跟山里的野人相差无几了。

灰皮半干的皂角被刘白一个个捏碎包在白布里,领口一扎就成了半个脑袋大的皂角球。刘白坐在圆滑的巨大鹅卵石上,膝盖以下没在水里踩着溪底的小鹅卵石,刘白朝对面的天画招手,可天画死活就是不过来。“给你洗头呢!我又不是禽兽。”

天画走了过来,在刘白身前的浅水里坐下。溪水淹没天画的肩膀,早已湿透的长发被刘白一缕缕捞起拢都头顶。皂角的泡沫并没有多少,可青涩的味道却渐渐散发了出来。

古语有云,身体发肤受之父母。带走天画的时候,刘白就把自己那一头长发给割了。刘白在洛阳附近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不换个外貌是很难行走的。曾经刘白还死皮赖脸的拖着天画去逛街,不要脸的让天画给他买发带,如今头发没了那条被天天使用的发带也寂寞的解甲归田了。

“闭眼。”

天画应声闭眼沉到水里,刘白那舞刀弄枪的大手也沉到水里,既快速又极有分寸的清洗着天画头发。很快结束后,刘白的双手环着天画的脖颈,把天画轻拉出水面。天画抹掉脸上的水,一时间也感觉不出来洗头跟没洗头有什么区别。

“上来,到我了。”刘白架着天画的胳肢窝,把天画提上了岸,然后自己跳进水里坐等着天画来给他洗头。

天画拿起满是泡沫的皂角球,有种骑虎难下的痛苦。不洗吧,显得自己不够义气,洗吧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“快点啊!”刘白催促。

刘白总是能拿住天画的软肋。想要天画的东西之前,他会把天画可能需要东西先送给天画,强行送一波人情。等天画要找借口时,就会发现自己不能找借口了。就像现在。

有苦难言的天画只能拿皂角球出气,结果这滑不溜啾的东西居然被挤飞了出去,天画的视线跟着皂角球滑落,在地上跳了两下。

水里泡着的刘白突然被什么击中,一下子从水里站了起来。天画大事不妙的回头看着刘白,刘白那双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他。刘白抬手指着远处的皂角球,示意天画赶紧去捡。

“……”气氛微妙,沉默半晌,天画的前发都已经被风吹干,飘扬着皂角的香味了。

天画转身迈步,然后就听到了刘白出水的声音。湿答答的脚步声踏在石头上,天画后背一凉,猛然转身看着刘白像盯贼一样,天画一步步倒退着去把皂角球捡了回来。

“你以为我会做什么吗?”

天画的脸一下子就像被挤炸裂的西红柿一样,满脸又红又青的汗豆。

“谁……谁……谁……唔”,骂人利索的天画咬了舌头,痛苦的捂着嘴。

“那天你也看到了,我的落红砂已经病入膏肓了,要是想强迫你的话,我早就做了。就凭你那点身手,来几十个都打不倒我。”刘白再次跳入水里。“在你放下一杯倒之前,我会一直等你的。”

刘白所说的“一杯倒”,是他给梅灵姑娘取的外号。刘白跟太子殿下关系很好,自然跟身为太子殿下侍女的梅灵姑娘关系很好。当然,刘白也知道梅灵姑娘对天画一点男女之情都没有。

讽刺的是,天画对他也一点男女之情也没有。

刘白的确有发誓要找天画算账,初次见面就白挨一记书生拳倒地不起,这的确让他这个洛阳第三高手觉得很丢脸。

被红女巫薇柠暗算的时候,他的确有心跟天画赌气,誓死要让天画对他负责。

从找茬报复,到一点点看到不同的天画。不管是看到梅灵姑娘跟太子殿下气氛暧昧而难过的天画,还是兴致勃勃去给梅灵姑娘买生辰礼物,却没能送出去而失落的天画。刘白全都看在眼里。

刘白不好龙阳,但他觉得天画是特别的。他不同情天画的身世,毕竟天下之大可怜的人很多,可他觉得天画是他必须疼惜的。

不管是身陷牢狱之灾,还是被他人质疑,天画都始终站立着自己的立场,坚持着自己的想法。所以,刘白也觉得自己必须坚定自己的立场,坚持自己的想法。

如果法律容不下天画,那他就带着天画远离法律。如果洛阳容不下天画,那他就带着天画浪迹天涯。既然决定要等天画负责,那他就一定会等到天画心甘情愿来履行诺言。

“我身上到底有什么值得你这么做的?”

在天画给茉阳公主们,偷取刘白身上的密道钥匙那天,刘白的确推倒了误以为自愿的天画,但结果刘白只是用手指推了一下天画紧皱的眉心。“你这么痛苦的表情我都能下手的话,真的是禽兽了。”

刘白合衣坐了起来,拉上屏风出去后一句话也没说,只是坐在桌子边喝酒。后来不知怎么就发现了把钥匙送回来的梅灵姑娘,天画冲出追两人,刘白把梅灵姑娘堵到巷子里时就吐血了。

石晏大人告诉过天画,落红砂是一种提高人体能力的药,当人产生欲望冲动的时候,会让人进入疯狂状态。初始阶段双眼通红,第二阶段才会吐血。天画没见过刘白双眼通红,所以他以为刘白是一个没有情欲的人,又或者是刘白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。

结果看来,在自己面前刘白还是太能装了。那么平时的那些勾肩搭背,无意识的某些举动,对刘白来说不就是雪上加霜吗?可刘白宁愿忍痛,也要跟他待在一起。

当厌恶感变质成罪恶感时,天画更不明白刘白对于自己来说算什么呢。临死前他觉得能死在刘白手里是一种幸运,刘白带着他逃跑的时候,他又觉得莫名想哭。

他一次次在刘白的手里妥协,当他连借口的找不到的时候,他不得不直面一个让他惊恐的问题。

“呃……我又没得到你的身体我怎么知道。”

“滚吧!你个流氓!”天画把皂角球狠狠戳在刘白的脑袋上。

泡沫在短而粗壮的头发里蔓延,看着西斜的太阳。天画问,“我们去哪里?”

“嗯……”刘白沉到水里,让天画的手落了个空。

天画的心跳漏了半拍,伸出手去想抓住什么又赶紧强迫自己把手收回来。

刘白从水里站了起来,短顺的头发紧贴在棱角分明的脸上,从树枝缝隙里折射过来的阳光,打出了微紫色的迷光,让刘白看上去特别温柔。

刘白咧嘴笑着,把小虎牙露了出来。“带着你,去哪里都可以。”

“切!”天画咋舌,痛恨自己的反应。“这不跟没说一样吗!”天画捡起地上已经晒干的衣服穿上。“今天就先这样吧,我去找找山里有什么可以吃的。”

“哎?我们有很多干粮的!山里有很多虫子荆棘……”

“闭嘴!别管我!”

“好。”

刘白目送着天画消失在山林里,完全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,气得天画脑袋都冒烟了。

晚餐有野果调味的确好吃了很多,嘴里一直是甜的。对面的天画一直不理刘白,刘白也不敢招惹天画。有人说两个男女久久对视,沉默不语,说明他们相爱了。虽然现在不是两个男女,但也许这就是真爱了。

月亮高悬的时候,刘白躺下看着格外干净的星空,打开了话匣子。“天画啊,你就像星空一样,看得见却看不懂啊。”

天画抬头仰望星空,低头看向刘白。“你还会吐血吗?”

刘白枕着手有些得意,“我可能已经掌握太子殿下的心得了。”

“那好。”天画起身去刘白边躺下。

刘白震惊的看着天画的侧脸,跃动的火光让他有些看不清天画的神情。天画侧过脸去,把淡淡皂角味的脑袋露给了刘白。

“你干什么!别碰我!”

“我就抱着,不动。”

刘白把脸埋进满是皂角味的头发里,也许今晚他能做个好梦,也或许他一夜都无法入眠。


『皂角树的花语:只留住美好的回忆』

新年快乐(17-18的总结)

总结以前的事能说的很多,因为我的世界很精彩吧,至少我觉得是的。


首先从阴阳师开始吧。

17年1月,我因为酒茨开始了第一次同人文创作。第一个想写的是酒茨,但因为没有酒吞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定位角色。

一个写完的是鬼使黑白,他俩是我来到平安世界里最先感动我的。


2月,酒茨本篇完结。


人际关系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。感觉自己跟茨木一样,我们都赢不了现实。所以,下辈子换别人来爱自己到疯狂吧。虽然下辈子的我,并不记得这辈子。


一个人跑去云南穷游。

然后,回来,接着过自己的生活。


荒川一目连,夜青等相继完结。


3月,第一个阴阳师视频完成。褒贬不一,被吐槽的话我至今都还记得。于是连夜赶制了新版,无人问津。当时的落差真的一言难尽。


4月1日。根据自己写的同人文,历时三周制作了酒茨抓马,并在特殊日子上传。最扎我心的是,被吐槽了音效。从那之后,我对音效就特别上心,现在做抓马就音效特别好。真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。


6月,博天长篇接班。


7月,般若抓马制作完成。收效甚微。求助大众帮忙,再次无人回应。


7月17,第一次炖肉被系统警告,心里慌得一比。


8月28,家庭教师年更大坑开始。左右手山狱打头阵。《七分之四的光年》单篇。


9月16,博天本篇完结。


10月,酒茨番外后篇完结。一大批粉丝也跟着完结了。我不知道自己做这些的意义到底在哪里,我得到了什么,又留下了什么。


10月11,叶蓝《南桥君归来》开始。


10月18,轰出胜大三角《四月》单篇。有后续打算,但没有动力写。


11月10,参加了阴阳师IP联动。

奴良陆生,酒茨,博天,《平安夜话》单篇。


11月17,博天第二部《折笼羽》开坑。


12月,扉泉《爱在记忆中找你》十篇。


12月24,《青灯百物语》开坑,第一篇惠比寿《传说》,在两个软件上评价差异巨大到怀疑人生。


18年,由柱斑开始,《落花》更新一篇。


18年情人节,最甜的叶蓝完结,共十五篇。


3月,贾尼《锁爱》七篇。

第一次尝试写欧美cp。很困难,文风不适合。揪头发。


3月24,lof粉丝过五百,只有一个粉丝点梗。更新一篇酒茨小短文。


4月,亚梅《记住,我爱你》单篇小说,抓马制作完成,历时14天。


5月,福华《密码》单篇,尝试对话体。


5月17,《英雄之后》单篇,由自己做的梦而来的原创推理恐怖小说。


盾冬《北极星》女体巴基。第一次尝试这种,感觉怪怪的。


6月,盾冬《囚冬》节选。发现自己写欧美cp的文风变好了。


贾尼《JARVIS与MK容器》用高考作文题目写cp。

良研

烈豪


6月13,第一次写生贺文,献给《排球!》的大菅。

开坑《开口,说“喜欢”》系列。

旭谷,影日,金国等。


7月,《风花月之契》1-19,心血来潮写的原创耽美。


《城外篱笆》原创小说,兄弟年下文。


某一天,发现自己在B站被封号了,申诉,但至今没有得到回应。发誓从此不在写任何与H沾边的文章。也把自己的视频全删了。

发现从来没留下什么专属于自己的东西,甚至想离开这一切,回归那个平淡无奇,毫无波澜的生活。


8月,酒茨第二部《红珊瑚》开坑。


8月17,家庭教师年更大坑,七夕第二弹,云平,《七分之三的光谱》单篇。


8月23,更改我用了十三年的ID。重新开始自己的一切。


9月,再次开始剪辑视频。

国漫《刺客伍六七 梅花十三》


10月,原创小说《梅开三千》开始。正剧bg。

明线:男主成王记。

暗线:女主爸爸在哪里。

支线:配角故事太出彩,总想写番外。


《魔道祖师》相关视频剪辑,不同的软件评价差异巨大。或者是自己太久不剪辑视频,技术退化了。


10月13,忘羡《茼蒿飞絮》单篇。


10月27,开始剪辑《杀破狼》相关视频。热度超过我的阴阳师作品。不过来消耗太大了,光是整理素材就感觉自己快瞎了。


10月28,《梅开三千》番外《公子偏执》前篇。

配角太出彩,让我兴奋得连正篇都不写了,先写篇番外来满足自己的YY。


11月,参加亚梅微博活动。特别激动!除了写文之外,还做了跟大家的采访。特别开心!

有遇到填词大佬,coser大佬,医生等有趣之人。保洁圈是卧虎藏龙之地!不要脸的把自己也包括进去。


11月21~12月30,啊久同人产粮计划。现金奖励,但无人参加。


12月16,B站粉丝破千。


12月25,亚梅圣诞节第一棒。对十一个小伙伴的采访制作完成并发布。


19年1月1日,亚梅元旦《天空的模样》单篇。尝试无对话写文。


《梅开三千》第七十七章,节选《雪人》。


 



除了这些,我觉得这一两年见得最多的问题就是,侵权,抄袭,键盘侠等。

希望新的一年,大家都能有所改变。


羡慕或喜欢别人绘画,Cos,视频等的,不是去无授权搬运,而是自己动手去画画,去Cos,去剪辑。

喜欢别人文章的,不是去抄袭,而是学会别人的用词精巧,故事的构造,思维的发散。从而充实,完善更好的自己。

觉得别人不足的时候,不是动手去恶语相向,而是思考自己是否也有如此的不足。有时间去ky那些让人阴云密布的东西,不如动手去给好作品点个赞吧。


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。


最后还要记住,你生在中国,你是中国人,请让中国以你为骄傲,请热爱你的祖国。

中国人,素质不低。

谢谢。


祝大家新年快乐!阖家幸福!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――啊久


【亚梅/AM】天空的模样

【亚梅元旦24h联文】命题源:

《空はまるで》――MONKEY MAJIK

亚瑟王的故事流传已久,代代相传的亚瑟王与梅林的故事也不尽相同……

卡迪夫是一个公园成片的地方,一身朴素打扮的梅林正坐在公园里晒着太阳,他并不会感觉到冷暖,但他还是需要晒太阳。他背靠着长椅有弧度的木栏,长着老年斑的枯手遮挡着阳光。

光线通过不同的反射能产生幻象,他经常期望自己能把那个,背着光阳打开门的家伙幻象出来。这也许比他自己用魔法变出来的更真实。

他正这么想着,眯成一条线的眼睛也在这么做着。然后旁边的购物中心就放出了前面那一段广告语。梅林一笑,不觉吐槽起他们以为这样,就能让那些6世纪的盔甲大受欢迎。

虽然这么嘲笑,但他还是结束冬日的晒太阳活动,起身走进了购物中心。年轻男女都围在Lovespoon的专卖店里。如果一把锁就能永远锁住一段爱情的话,梅林很乐意也去等待人潮离散后,在店员笑意满满的眼神里买下一把。

但明显他想锁住的人并不在他身边,所以他只能用等待来锁住什么,爱情?忠贞?还是顽固?更确切的也许是麻木。

没人用的盔甲只是装饰品,梅林游走一圈之后,在一面绣着金色飞龙的红旗前停住。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,也许是白色的城堡,也许是初次见面那人穿着的红色衣服。

服务人员打扰了他的思绪,因为他已经足足停留了半个小时没移动脚步。梅林抱以歉意之后买下了那面红旗,尽管那只是一个装饰品的装饰品。没人知道他买这个去干什么,也许是给小孙子系在杆子上,然后像冲锋的士兵一样当着勇士。

有人提示他可以拿着发票去抽奖,然后一向运气爆棚的他中了一等奖。那是两张免费旅游券。梅林一直在旅游,所以他更想要那副亚瑟王盔甲上的腰带,然后告诉大家,其实亚瑟王挺胖的,皮带上总是打满了孔。而且每一个都是他亲手打的。

但他并没有这样的机会,而且就算有了,他也不会说出这种话,哪怕他是英国人,喜欢(Love)一个传说中的人也一定会上头条的。

第二天一早就有工作人员在公园里找到了梅林。他们一起共用早餐,梅林很久没跟那么多人一起吃东西,所以一向平静的他在选取早餐时犹豫了很久。人们一定不知道盖乌斯做的糊糊有多难吃。

一个身材高大的黑发青年走到了他的旁边,取了一些麦片后往下一个地方去。梅林觉得他认识这个人,但又想不起是在那里见过,很面熟。

直到看见有人拿着摄像机在拍摄那个人,他才想起来在那里见过。那个人他的确很熟悉,因为那个人就是“梅林”。

离开这个他根本没休息过的酒店,缺了一人的亚瑟王一生之旅开始了。车里的人都在讨论亚瑟王,梅林静静的听着,直到有人提及那个会魔法的小子。

梅林会魔法,那么他对亚瑟王使用过魔法吗?会有那些魔法呢?讨论似乎朝着越来越不能说的方向发展。毕竟一个拒绝魔法的国家,国王却留着一个法师在自己身边。如果不是亚瑟王缺根筋的话,那就只有一个可能。而这个可能正是人们津津乐道(bromance)的。

岁月的沧桑足以掩盖少年的慌乱,而市井小民的无限脑洞也不过是想而未实,更何况梅林早已不是少年,这长长的白发就差一件红袍了。想到这里,梅林才发现自己最近一直穿的都是黑色。为什么会是黑色呢?

前面的蓝色车子很慢,他们一群傻子为什么非要跟在慢车后面?梅林看了一下车上的表,用他极其精准的判断下了结论,他们到达莫尔德时已经天黑了。

弗林特郡图书馆总部,有世界上最重要的亚瑟王传说文本,虽然梅林已经倒背如流了,但还是决定第二天跟这群为了他们而来的人去重温一遍。

2500多卷与亚瑟王有关的图书,但每一本都不是梅林心中的亚瑟。对于梅林来说,亚瑟就像朋友一样,尽管亚瑟从来不承认他们是朋友,除了危险的境地里。

有人说世界上最伟大的爱是朋友的舍命。所以,大家都喜欢叫梅林大法师。尽管梅林本人并不喜欢。

有人说今天来寻找亚瑟王也许会遇到“亚瑟”。但可能是梅林的运气总是在重要的时候赶不上趟,所以他并没有遇到推特上所说的“亚瑟”。

泡了一上午的图书馆,接下来的行程便有点走马观花的意味了。迪尼弗尔城堡,林恩.迪纳斯湖,卡迪尔.伊德里斯山,巴德西岛,伯斯顿池,喀麦登。

每一个地方有什么与亚瑟梅林有关的传说,梅林都记得清清楚楚。其中最好笑的应该是在巴德西岛。那是亚瑟离开的第400年,梅林坐在巴德西岛的石头上打盹,他很久没梦见亚瑟了,所以这个有亚瑟的梦是那么珍贵。

他本来以为自己会在梦里放纵自己的私愿,但看到那张脸后他又什么都不敢做,只能在叫了亚瑟一声“dollop head”之后默默无语。

这一个梦的时间足足让过路的人以为他死了,更啼笑皆非的是,等他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装在棺材里给埋了。

一个人的孤独梅林并不觉得可怕,可怕的是这孤独是在黑暗里。所以,他心疼他的王。

克兰诺赫林的小火车在乡下的田园风光里奔跑,梅林没有跟大家一起乘坐,他在车子不远处的草地里,看着各种人物来往。然后听到有人说见过“亚瑟”。

不管是那一个亚瑟,与梅林都像两个时空的人一样。永恒存在,却无法触碰彼此。

北威尔士最高的山隘曾经是亚瑟王与巨人战斗过的地方。冬天依旧五颜六色的布尔赫Y格洛斯真的很美,只不过梅林很想说亚瑟并不喜欢留胡子。而巨人从始至终想要的,都是梅林这个法师的胡子,因为巨人以为拥有梅林的胡子就能拥有魔法。

很显然后人才是正确的,“梅林的胡子”从亚瑟的嘴里出来,就只是一个感叹词一样。亚瑟讨厌梅林的胡子,因为那摸起来的手感很容易与某个地方产生错觉。

计划里没有阿瓦隆,所以剑栏是这趟旅程的终点。梅林不喜欢剑栏,因为剑栏是他最错误的地方。他在这里失去了一切,也在这里铸就了亚瑟最想要的辉煌。

在最美好的火候里死去,那便永远活在艳阳里。白月光是凄冷的,那么太阳就能炙热了吗?梅林不知道,所以他依旧喜欢晒在太阳底下。

最终人们依旧找不到亚瑟与梅林存在的证据,世界上并没圆桌的遗址,而卡梅洛特又在哪里也并不重要。重要的是亚瑟与梅林是永远活在人们心里的,他们永恒着。他们的故事里,他们永远年轻着狂野着。

……在茶余饭后,突发奇想自己是否也能拔出石中剑。

梅林依旧喜欢晒太阳,只不过脚下的地方总是不同的。上一刻他还在回忆自己在寻找亚瑟王的高速公路上,这一刻他就又回到了阿瓦隆冷清的环湖公路边。

一个人慢慢变老总是没有实感的,所以他以为自己会跟亚瑟一起变老。他不知道亚瑟为什么会让他一个人过着生活,也许是以前太过于吝啬他的假期,所以想让他的假期里永远想着那棵皇家菜头。

对岸车里下来了一个人。是“亚瑟”。梅林很激动的站了起来,跑去小树林里变成“梅林”的模样后走了过去。“亚瑟”识破了梅林的变装,但却愿意当一个小时他的亚瑟。

“亚瑟”是来这里找“梅林”的,不过与梅林不同,他是带着偶然来的。他希望能遇见“梅林”,不过显然在“梅林”没有接到与阿瓦隆有关的剧本时,他是不可能在阿瓦隆遇到“梅林”的。

“亚瑟”转着手上的新戒指,沉默一阵之后释怀的叹了一口气,问梅林他需要做点什么。

梅林只是把“亚瑟”变老了,然后两人坐在湖边的椅子上晒着太阳。

亚瑟与梅林总算一起变老了。

梅林这么想着就笑了。

道别的时候,梅林想问“亚瑟”是怎么一眼识破他的,这个世界应该没有能识破的魔法。那么这个“亚瑟”有什么不同呢?

有什么不同?梅林如醍醐灌顶,那个“梅林”可是跟在“亚瑟”身后,嘟囔了五年咒语的人,“亚瑟”怎么会认错他的“梅林”?

万里晴空倒映在水里,阿瓦隆难得的冬日,连路边的流浪汉都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。

梅林举手遮住天空的模样,阳光从指缝里折射进他的眼睛。

这一次,大自然的魔法成功了。

是的,只看到了,你和我。

“A hobo had fallen into the Avalon yesterday. Well, maybe he thought king Arthur was waiting for him in heaven...”

PS:2019的伊始从亚梅起步。

愿所有等待有所回应。

科总生日快乐!

最后吐槽一下小伙伴选的曲梗。歌曲旋律很欢快,但歌词却像天空一样,能看见它的美好,但无法伸手抓住。希望我有写出你想象中的亚梅。

喜欢亚梅的大家,元旦快乐!

【梅开三千】雪人

仁德皇帝伤好之后是年终朝会,这种年终述职大事小事都有,不同往年,李特这次全程都跟着仁德皇帝听了下来。


梅灵倒是自由,想听就跟着去长阳殿里,不想听就去准备热饭菜等李特回来。干等不是梅灵的风格,所以也陪着李特听着大长各地的民生,方针,政策等等。


朝会结束李特也没有得闲,仁德皇帝让李特把折子都批阅了再送到乾清宫去。为了能在正月十五之前让大臣们把折子带回去,李特正在日夜不息的批阅,争取早些把折子送去乾清宫。


李特这么努力,梅灵自然也得做些什么减轻他的负担。于是,东宫的日常管理就交给了梅灵。什么每天的膳食有什么,哪个侍女小侍出入当班,每天的长灯支出,火盆的添加和安全措施等等,反正什么鸡毛蒜皮都得梅灵过目批阅。


这些琐事有多少不说,吃饭的时候李特还问梅灵要总结报告。“什么玩意?”梅灵疑惑的看着李特。


“侍女小侍的表现如何,有多少东西损坏,有多少钱粮消耗,是否跟内侍省报备,秦大人的签字文书,户部和工部的……”


“等等!你等等!”梅灵赶紧叫停,跑去李特批阅的座位上坐着。“你再说一遍,我写下来。”


李特也不追究梅灵的越矩之罪,把该说的都说了一遍,梅灵一件件写下,然后随身带着。用完膳,梅灵在一边写报告,李特在一边批折子,互不干扰,互不说话,却总觉得暖暖的。


石晏很久没见到梅灵了,家里少了一个人让石晏觉得怪怪的,于是假装慰问太子勤勉跑到了东宫来。


“你直接说想我了多好。”梅灵把盖着药篮子的布一掀开,里面全是各种水果,一瓶药都没有。梅灵拿起一个咬在嘴里,抬手就一个扔给李特。李特接住,向石晏道了声谢。


“得,我也不怕你们两个傻孩子饿死了。差不多就休息,批阅错误和重写比日夜不分更可怕。”


“好的。”


“是!”


两人回答。


末了石晏偷偷的问梅灵,“你睡哪里?”梅灵跑到墙边一推开屏风,后面就是几床被子。“我晚上就睡火盆边,当然,我开窗户的。”


“呃,太子他……”


“他不敢对我做什么的。”梅灵掏出一个香囊,里面全是瓜木茶叶。两人嘿嘿一笑,让李特瞬间后背一凉。


梅灵在院子里堆了一个雪人,两支梅花做的手很是夺人眼球。剩下的梅花装在瓶子里放到了李特的桌上。李特专心致志也没注意,一下子碰倒了什么东西才恍然过来。


倾倒的花瓶里没有水,散落出来的小鹅卵石特别漂亮,跟梅花搭在一起有种特别的季节差。


梅灵端着姜汤进来,却不见李特,转了一圈发现院子里多了一个雪人,雪人的双手也是梅花做的。


“走,我们去先生那里赏花去。”李特从雪人后面站了起来,金色携枝发冠上顶着一层白雪。


“你的折子呢?”


“批阅好了。”


“我们一起送去乾清宫吧。”


“也行。”李特走回到屋檐下,梅灵把热乎乎的姜汤递了过去。李特接过饮下,一身轻松。


折子送去乾清宫后,李特就时常两边跑,仁德皇帝一有召唤,李特不管是时候都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,听仁德皇帝分析这折子该怎么批,写折子的大臣是个什么人,折子有几分可信度。


相比起李特的对事不对人,仁德皇帝既对人也对事的处理方式,明显更是一个帝王该做到的。


梅灵来乾清宫的时候遭受了不少白眼,因为至今刘白都还没回来,这让不少人对梅灵都有些敌意。


刘大统领倒是没在意这些,一如既往的对梅灵十分友好。明天就是团圆节,刘大统领的打扮也喜庆了一些,腰上多了一条很特别的红绸子。


梅灵愣了一下,突然一个箭步跳到栏杆上一把抓住刘大统领。


“怎么了梅灵姑娘?”刘大统领疑惑的看着梅灵。


“呃……大统领今天的打扮有些喜庆。”梅灵发现自己失态了,赶紧假装看见了脏东西,拍拍刘大统领的肩膀。


“哦,我们家里今年多了新人,所以今年要喜庆一些。”


“刘博将军什么时候成亲了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
“不是刘博,是刘白。”


“他什么时候成亲的?”梅灵更惊讶了。


“没成亲啊,就是带了个人来家里。”刘大统领哈哈大笑。


“哦,这我倒是想起来了,他说过的嫂子。”梅灵又盯着刘大统领腰间的红绸子。“这布料倒是没见过,哪里能买到?我看着好看。”梅灵指刘大统领腰间的红绸子。


“这个外面可买不到,这是宫里大统领的御赐红彩,独一无二的。这不明天我休沐吗,所以提前挂出来走一圈。”


“哦。新年大吉。”


“新年大吉。”刘大统领去巡视,梅灵拉起自己腰上发白的红绸子陷入了沉思。


很明显刘大统领的绸子跟梅灵父亲留下的绸子是同一种布料,只不过梅灵的那个时间太久,已经没有了绸子原本的华丽。


这么说,梅灵的父亲还跟御林军统领有关系不成?而且从梅灵来到皇宫的第一天起,刘大统领就对梅灵很友好。起初梅灵还以为自己是沾了正北王的光,看来事情并非如此。


“你在想什么呢?”李特出来就见梅灵像小鸟一样蹲在栏杆上,李特一声呼唤,梅灵就直挺挺的翻倒在了雪地里。


“你想吓死我吗?”梅灵捏起一个雪球就往李特身上砸去。


“是你吓死我才对吧!”李特拔腿就跑。


出了乾清宫李特才开始反击,一路打着回到东宫两人就像院子里的那两个雪人一样。


团圆饭茉阳公主没有来,天澄当然也没有出现。朝阳王的事情让这一家人有了隔阂,大家之所以忘我的沉浸在工作里,也有几分逃避的意味在里面。


今天值班的是肖生,梅灵跟他不是太熟,所以也没什么话题能解解闷。


过了凌晨,洛阳的夜空里全是烟火,爆竹声也渐渐响成了圈。大家互相道着新春大吉,梅灵绕了一圈也溜到李特身边说了句“恭喜发财红包拿来。”


梅灵伸手的大方,李特却什么也不给她。“小气!我找师父要去。”梅灵丢下自己的保护对象,在五彩斑斓的光影里跑向了石晏所在的石舍。


PS:后半年很少写同人文。除了本身很忙之外,还在写自己的原创小说,就是这个。随便更一章最新选节。希望新的一年,大家能和喜爱的人幸福快乐。


#亚梅圣诞24h接龙活动##亚梅##AM#
最后六位的采访!虽然大家都很忙,但还是有亚梅这根线牵引着我们,让我们在这个日子同喜同悲。我爱你们!
@柟下晏清
@楠木茝
@甘十蓝
@漠雨夜晚
@霜竞
@久束梨花 ​​​

#亚梅圣诞24h接龙活动##亚梅##AM#
采访!看我怎么坑活动boss!
Cos大佬下凡啦!
@不唱歌的贰秀
@fehler-code
@Alice
@森和-森和
@MyriddinEmrys
@柠纸_我有浓密的英式发际线 ​​​
微博链接:https://m.weibo.cn/5863550809/4321092820719332